那些“年”

2015-05-21 15:45:24

春節過去一半了,吃喝玩樂,走親訪友。終于靜下來,品著紅茶,走到窗前,外邊是陰霾的天、鱗次櫛比的高樓、滿地的爆竹殘骸。眼波流轉、心念驛動,不禁思念起那些過去的“年”。

時光倒退30年,我的兒童少年時代,似發黃的畫卷在眼前慢慢展開。算計年的時間要從元旦,也就是老人們說的“陽歷年”開始。在農村,幾乎每家都要殺豬以迎接新年,我不是農村孩子,但每逢寒假,都會被送到姥姥家。于是,牽著姥爺的衣襟,在陽歷年的時候,會走上幾家去吃殺豬菜,打牙祭,Z 愛吃的是“拆骨肉”,通常一桌只上那么一小盤,總是吃不夠的感覺。酒足飯飽的回家路上,我總是纏著姥爺,追問“什么時候過年啊?”、“過年吃的有今天吃的好嗎?”、“還有多少天啊?”,喋喋不休,姥爺總是說:“快了,馬上。”

當我看到姥爺把祭祖的銀器拿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確實快過年了。姥爺小心翼翼地捧出那些器皿,燭臺、香爐還有祖宗的畫像及家譜,然后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只要有時間,就用稻殼不斷地擦拭那些銀器,Z后再用軟布打光,直到那些銀器變得錚明瓦亮。在陰歷二十八九吧,就要把祖宗畫像和家譜擺上,從那一刻起,所有外姓、包括嫁出去的女兒就不能再踏入那個房間了。出于好奇心,我偷摸進去過幾次,可惜,沒看到什么奇異景象。讓我高興的是姥姥開始發面準備蒸饅頭、做貢品了,那個年代極為珍貴的白面做出咧開嘴的,老話說要“笑”的饅頭,還要在上面點幾個紅點兒,三十兒晚上才能擺到祖宗案上,在那之前放到一個小筐里,掛到倉房的Z 高處。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爬上去,偷吃了兩個,結果不是我被懲罰,而是姥姥被姥爺好一頓罵,要半夜爬起來補蒸饅頭,為此我很是愧疚了一陣子。陰歷二十三,開始大掃除,所有的一切都要洗、都要擦。我是家里的長女,自然要多承擔,以至于那幾天我甚至有點兒厭惡過年,不過這也成了我現在的習慣,倒是女兒開始對我年前的大掃除深惡痛絕了,我卻樂此不疲,上了癮似的,即使今年也干到陰歷二十九的凌晨,一切整潔如新,內心才平靜熨貼,才覺得準備好過年了。進入到小年后,孩子們就被告知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能隨便說話,尤其是不吉利的話,否則是要被訓斥懲罰的,我話多,總是失言,總是被呵斥,現在還記得因說錯話而被罰站的景象。陰歷二十五六開始,爸媽就開始準備做豆包、包包子、炸油條、炸麻花了,每天晚上都要忙到很晚,然后送到外邊凍上,整個正月里,幾乎就是上頓下頓地吃。

母親開始給我們姐妹三個張羅做新衣服了,這是我盼望春節的一個主要原因。姐妹三個,在上大學之前,一直都梳著同樣的三齊頭,每年,幾乎母親都買同樣的布料為我們做相同的褲子,相同的衣服,頭上帶相同的發卡,直到我上了高中,好像才開始買衣服。記得有一年我們都穿著深綠色的格褲子、紅色的小襖罩,帶著銀色的發卡,我牽著她倆的手,到街上去買糖葫蘆,還引起了街上行人的驚呼贊嘆。現下想想,好像父母從未在春節的時候為自己買過什么新東西,Z 多是一雙新襪子。

在三十的前一天,父親就開始計劃除夕夜的菜譜,分別詢問我們想吃什么,那時候能吃到的好東西不多,小妹總是說要吃魚、二妹每年都點肘子肉,我則自從吃過蒜臺后就鐘情于蒜臺炒肉了。青菜非常貴,也就是在三十和初一的飯桌上能夠看到,其他時候更多是干菜、酸菜和白菜。因非海邊城市,魚則更稀奇,Z 多吃條鲅魚或細瘦的帶魚,直到我快初中畢業了,除夕夜的飯桌上才第 一次看到蝦并嘗到蝦的味道,那還是父親托人買的細碎蝦頭,回來洗凈了,用面裹上,炸出來便成了至今仍記憶猶新的美味。我總是在三十兒晚上吃得太多,在接下來的幾天因為積食以至于沒了胃口。七八歲時,有一次實在吃得多,擔心自己的胃會被食物拉斷,竟然不敢站著,只有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一名老友曾經對我講起,他家六個孩子,三十兒晚上吃餃子,下一鍋,光一鍋,空檔間,他就跑到院子里上下使勁兒蹦,為的是讓胃里的餃子往下走,以便有空間吃更多。我盼望在除夕可以較為大吃的還有一樣東西,就是水果。北方的冬天幾乎沒有水果,Z 多是牛眼一樣大的小蘋果,倒是母親常把我順到菜窖里,取出來的脆生生的青蘿卜竟是我記憶中的水果。過年的時候,是可以吃到蘋果、桔子和凍梨的,即使今天想來,那凍梨也是極其清爽和桬口,現在再怎樣好的水果好像也無法與之比較。在那個物質較為匱乏的年代,吃頓好的,是所有孩子盼望過年的重要理由。

除夕夜放鞭炮就簡單了,Z 多幾掛小鞭兒,幾個二踢腳和魔術彈,因為家里女孩多,膽子小,對放鞭炮也不感興趣。每到這時候,父親就感慨,要有個兒子多好,當然也總是換來我們的搶白。在姥姥家過年的時候,我喜歡拿著燈籠與小伙伴們往外跑,所謂燈籠其實就是罐頭瓶里放根蠟燭,舅舅給我弄個鐵絲綁上,上面挑根小棍子就是喜歡的燈籠了,拿著它,東家串、西家走,大人們偶爾會抓一把瓜子、糖塊兒塞給你,弄得漓地扭動起來,有一次竟然扭到了別的村,嚇得姥姥、姥爺滿世界地找。

印象中關于過年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串門子送禮。那個時候流行送糕點,長方形的彩色紙盒子里裝著各色點心,一般是兩盒,用紙繩子綁著,再配上兩瓶酒(通常是西鳳酒),有時候還有一兩瓶罐頭,進了門,說幾句客套話,便放下禮物走人。因為要互相拜年,都要準備禮品,所以家里收到的東西是不允許吃的,還要送到其他人家里,循環往復,家家如此。等到終于剩下那么一兩盒糕點可以讓我們吃的時候,已經發霉或者硬得咬不動了。妹妹想了個招兒,每盒取出一兩塊,既大快朵頤,又不容易被發現,我們屢試不爽。想來,妹妹比那個只在一只羊上拔毛的白云聰明多了。

東北的小山村,白雪覆蓋的屋頂,星星點點的紅燈籠,熱炕頭、裊裊炊煙和著零星的鞭炮聲構成了我的那些關于“年”的記憶,說不出來的放松、溫暖、快樂、滿足和簡單……

女兒在電腦前歡快的笑聲把我從記憶中喚醒,她Z 大的樂趣是過年上網看日本動漫,不被限制時間。衣櫥里有幾套新衣服,她竟然只喜歡那條穿舊了的牛仔褲,問她想吃什么,她頭也未抬地對我說:“隨便。”時代真的是變了,我們的“年”也變了。回了微信,看了朋友們的感慨,復又坐到桌前,開始做現在我在春節里Z 想做的事情之一,拿起筆,安靜地書寫,寫下過去的“年”,享受如今的“年”。


標簽

上一篇:腳踏實地才是真2015-05-21

Z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木瓜视频app官方下-木瓜视频app破解版-木瓜视频app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