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朝“攜手談起……

2015-09-11 14:54:19

燃燒了十八天的第27屆奧運火炬在悉尼已經熄滅,此次奧運會對每一個中國人的振奮都很大,因為中國取得了前所未有成績,還因為很多時候在中國人同外國人的較量中我們憑著毅力和能力勝利了,大揚了國威!一段時間以來幾乎每個人都在談論著奧運,而且在電視臺里也在不斷地播出著我們運動員奪冠的鏡頭。我是一個喜歡在雞蛋里挑骨頭的人,總是能在別人高興興奮之余找到不滿意之處,總是喜歡在別人——尤其是我們的國人沾沾自喜之時潑點涼水。這次我的反思不是我們的奧運團隊,而是看到奧運入場式時引起的感慨…… 

當分離了四十多年的韓朝兩方運動員穿著同樣的服裝,打著同樣的旗幟,在同一個隊伍里,攜手向鏡頭走來時,我深深地震撼,震撼在韓朝和解談判不過兩個月左右,可他們卻在世人面前從奧運形式上走向了統一,甚至我人眼睛都濕潤了,這是對大度的合作和胸懷而感動!然而,當中國代表團走出來打著五星紅旗;香港代表團又獨立地走出來打著紫荊花旗;澳門代表團單獨走出來打著蓮花大旗;臺灣代表團在尾聲打著臺灣旗幟走向鏡頭時,我的心里真的是好難過,同樣的皮膚,同樣的血脈,同樣的祖先,同樣的中華民族,卻有四個不同的隊全走向世界,恐怕老外也要頗費心思的研究一下中國的歷史方可弄明白。。 

柏林墻已經倒了,孔夫子是在東西德經濟水來天壤之別的情況下得到的統一,讓我們不行不佩服日爾曼民族;如今韓朝也攜手了,也是在經濟狀況差距很大的情況下的攜 手;連信養不同的巴以都在不停地談判,可我們的統一為什么就那么難?哪怕是形式上的統一也那么難?再看看企業界,波音與麥道兩大公司的合并;微軟可以同IBM合作,我們中國的企業呢?都努力地想做老板,小而全,勢單力薄,中國排名前五百名企業的銷售總額才剛剛抵的上美國的通用電氣,可鄉而知,如果同戰場作戰,2?那么為什么臺灣不惜金元外交,不惜對別人下跪乞求而求獨立呢?為什么要求爺爺告奶奶保存一方寸土呢?為什么中國的企業很難大起來很難合作呢?因為中國人的私心,惟恐失去了權利,惟恐失去了在別人眼中的尊嚴惟恐失去了富貴。難道不是么?早在戰國時期我們就可以看到,盡管有張儀、蘇秦的如簧巧舌,但是合縱聯橫始終難得以實施,你防著我,我藏著你,就怕自己失去了王權,就怕自己由別人指揮,結果呢?為一個蠻夷之國所吞并統一,所以我們說:“亡六國者,六國業”。也許是老祖宗的遺傳,到現在我們也沒有改掉我們這方面的“小”來,就柏楊先生的《丑陋的中國人》,這種不懂合作,這種目光短淺限制了我們的發展。我曾經在公司的一次培訓中作過一個測試,給所有的銷售員分成三組,每組有十米的扳子,讓他們同時過三十米長的鐵索橋,后面有強大的追兵。我說:“看誰先過來,逃脫追兵”。結果所有的人都在想辦法怎么讓自己先過去,事實上,僅平一個隊伍中的十米板根本過不去,但是我們所有的銷售員沒有一個想起來要要同別人合扳子,所有的人都再想,“我們要先過去我們要爭第 一!”并不是我們銷售員素質不好,這是中國人的通病,我們不愿意同別人一起干,說白了就是心底私處的虛榮心!即便有一天臺灣向某個國家副手俯首稱臣,也許也不愿意同自己的一奶同胞合并,好生奇怪也!當那些拿著金元的國家數著錢時,心里一定是竊喜,亦或是嘲笑我們擁有五千年歷史中華民族的鼠目寸光和缺乏氣度!更為以后的有機可乘而喝彩歡乎!大把的金元為的是自己那一點點王權,這些錢能幫助多少失學兒童,能救助多少災民,能幫助多少他們自己的同胞甚至是兄第姐妹?當看著王楠把陳靜打落馬下時,我亦不知該歡呼還是難過,這何嘗又不是同室操戈?北島的“郵票”一詩膾炙人口,“再后來,郵票變成一個海浹,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這其中體現了多少炎黃子孫渴盼祖國統一的想法呀!難道我們真的不能戰勝自我,真的不能拋棄我們心目中那點私心嗎?如果永遠不能,中國能發展嗎?中國企業能民展嗎?中國能被世人看得起嗎? 

一名女姓,一支筆,流落出強烈的愿望,為的是民族的未來和希望,有點怪誕,但表達了我的思想。我們既不能促成談判,亦不能改變方向,唯有搖筆吶喊,抒發些憤恨;唯有對身邊的朋友同事多談談,講講。但愿我們離統一不遠;我們企業走向合作的速度更快;我們人與人之間互相幫助更多,讓自私,嫉妒離我們遠一點。 


標簽

上一篇:活,并快樂著2015-09-11
下一篇:不經意的采訪2015-09-11

Z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木瓜视频app官方下-木瓜视频app破解版-木瓜视频app安卓版